小蝌蚪APP下载网页

() 双胞胎黛蒂与阿丽森被分隔开,彼此已经许多天没有见面,但黛蒂住在长姐梅塞里隔壁,而阿丽森住在黛蒂隔壁,所以,黛蒂每天都会分别与姐姐妹妹敲墙交流。

她们不懂暗码,所以只是单纯叩击,靠轻重缓急来传达简单的情绪,简单慰藉彼此。

在这个囚牢一样的空间里,幼小的孩子们,从惊恐,到崩溃,到平静,整个过程花费了不到两个小时,就是这样两个小时,浓烈的阴影已经渗透进了心理中。

鹿正康准备实验花了三天,就是这三天,准确一点,不到三天,是六十九小时,这四个女性好不容易适应了这样幽闭窒闷的环境,现在,黛蒂与阿丽森被裁判所的军士带走了。

她们在实验室里,各自躺在冷冰冰的石板床上,互相隔着一道白色的棉布帘子。

阿丽森轻轻问:“黛蒂?”

帘子那边也传来声音:“阿丽森?”

手术隔间就是一处处被棉布分割的区域,鹿正康在器械台做准备,金属敲击与玻璃瓶提起又落下的声音,有些像指甲刮瓷板发出的声音,只是不尖锐,可还是让听者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。

阿丽森与黛蒂被捆缚着,她们难受地扭动了一会儿,比姐姐晚出生一小时的阿丽森哭了起来,黛蒂就不断安慰她,“不哭,不哭,姐姐在这里。”

鹿正康捏着骨锯,迟钝了一下,但也仅仅是迟钝了一下。

他打开记录仪。

“控偶师改造第一次实验。对象,双子,女性,十三岁。目标,心脏炼金改造。”

清纯甜美日系装扮软萌妹子户外风景浪漫写真

灵魂属性是很神秘的,在现实里,鹿正康不确定人有没有灵魂,虽然他与苏湘离能互换意识,但那不算很严谨的论据,而在游戏里,他确定灵魂是有的。

分散在生命体与非生命体中,似乎身体是灵魂的住处,似乎灵魂是身体的过客,但还是能通过影响身体而触摸灵魂的。

焚烧心脑,因为那样能最大程度提取出灵魂,摘除了心脑后,残体里的灵魂可以忽略不计。

鹿正康的控偶师实验分许多步骤。

第一阶段的目标是达成意识同调,让双胞胎互换一部分灵魂,看看能否做到心灵沟通。

之所以选择双胞胎,那也是因为同卵双胞胎的特殊性多少能增加成功率。同卵双胞胎在最初是同一颗受精卵,于母胎中分裂为彼此独立的个体,然而还是有无言的默契存在的,这种现象是已经被统计证明了的。

或许,同卵双胞胎的灵魂本就近似,鹿正康暂时弄不到连体人,但有一对双胞胎也是不错的,说起来,整个优婆拉兹现在近两千人口,居然没有一对双胞胎,这让鹿正康对黛蒂姐妹颇为珍视。

鹿正康推着小车,掀开帘子走进来,黛蒂看着眼前穿着白大褂,带着口罩与玻璃面罩的家伙,一切属于人的属性似乎都无法从彼处得到体现,进来的不是一个活生生的人,而是某种苍白符号的具象物,就如同她在自家王宫里见到的那些徽章盾牌一样,代表的是抽象的事物。

这个人,代表的是精密、冷酷、无情。

黛蒂想要尖叫,但妹妹就在隔壁,她不敢发声,唯恐让阿丽森陷入惊恐。

鹿正康一边叙说着实验步骤,一边小心操作。

“开始麻醉,启动维生阵图。”

石板床上刻绘了治愈术阵图,包括治愈轻伤、治愈重伤、断肢重生,依照手术具体需求分别启动不同等级的维生阵图。

治愈轻伤主要是减缓出血,便于操作,等鹿正康把实验体双子一号的心脏摘出来后,就该启动治愈重伤的阵图了,接下来的炼金步骤得在三十分钟内解决,否则会造成难以修复的灵魂创伤。

鹿正康早早准备了炼金药剂,主要是灵魂石粉末以及肉糍粑浸取液,混成一种属性独到的药剂,[灵化二级,活性化三级],用这种药剂浸泡后的血肉材料可以做灵魂石替代品。

早先在一些哺乳动物上做实验,将原体心脏进行灵化处理后,其生理功能依旧正常,进而开始人体实验,灵化器官能提高实验体的精神力,具体表现是激发法纹时间延长。

而活性化这一步能免除排异反应,让受体能接纳外来细胞。

这次二合一,又有了双胞胎实验体,可谓是天时地利人和,鹿正康估计成功可能性巨大。

用静脉注射给双子一号打入麻醉,鹿正康静静等待了一会儿,然后走到隔壁,同样给双子二号进行身麻醉。

打个时间差,免得药力过去,中途二号醒过来,那样就不好控制了。

鹿正康切开女孩的肌肤血肉,维生阵图的作用下,血流很少,术野干净,接下来,用锯子切开胸骨,开启治愈重伤法阵,摘下心脏,移入药剂瓶。

淡淡的血腥味弥漫开来。

双子沉静地酣眠,秀丽的面庞带着美梦的笑意,鱼白的瘦弱躯壳躺在墨绿的,遍布法阵的石台上,淡金色的魔光照亮她们的轮廓,胸膛处巨大的缺口将她们的内脏暴露在无菌而洁净的空气里,肺脏还在轻轻鼓缩。

鹿正康盯着瓶子里那一汪美丽的银蓝液体,这个星球的蓝血动物实在让他感到迷醉,血丝在浓稠的炼金药剂里流动,就像顺着冰裂蔓延的水藻,鹿正康绕着瓶子旋转移动,从某一个角度,余光瞥见两个小小的白色魂魄。

待到美丽的蓝色心脏被银色取代,炼金成功,鹿正康把姐姐的心脏植入妹妹体内,妹妹的心脏放入姐姐的胸膛。

在魔法阵图的作用下,她们的创伤愈合,连疤痕都不曾留下。

“第一次实验结束,准备观察程序。”鹿正康说完,关闭记录仪。

“诺顿!”

他大喊一声,诺顿教士从门外领进来四个军士,把双子各自带回房间。

“怎么不走?”鹿正康问逗留在实验室里的诺顿。

“冕下,我觉得您需要一个助手,这次的实验,您比预期中花费了更多时间,假如有助手帮忙,说不定会更有效率一些。”

“助手?”鹿正康皱着眉,他不是一个有耐心教授知识的人,贸然让人加入实验也只会添乱,再者,秘密的研究总需要保证忠诚。

他本打算把心灵控制或者控偶师的技术研究出来再招收助手,但现在,诺顿似乎在渴望知识了。

“你想要成为我的助手?”

“是的,请让卑下为您分忧。”

“那你要做好因背叛而死的准备。”鹿正康古怪一笑,工具人想要进化?可以,把命交出来就行。

Filed under: 未分类
标签: